首頁 > 新聞 > 文娛 > 正文

京劇名角史依弘變“直播新人”

2020-04-30 19:37圖文來源: 北京晚報

連續幾年“五一”勞動節,京劇名角史依弘都堪稱名副其實的“勞模”。今年,為了紀念四大名旦之一程硯秋在上海首演《鎖麟囊》80周年,史依弘原本要在上海大劇院連演兩場《鎖麟囊》,然而由于疫情原因演出不得不取消了。但是疫情期間,她開始使用時下最流行的“直播”方式,同樣給戲迷朋友們帶來了不少驚喜。

疫情暴發以來,史依弘已經做了三次“直播”,兩次是個人直播,一次是和尚長榮、王珮瑜等京劇名家一起,參加“一江連心 藝起前行”上海京劇院線上演唱會。史依弘的“直播”次數雖然不多,但是每一次的反響都很大,也讓一直勇于嘗試新事物的她收獲了不少心得。

第一次直播收獲無數感動

早年就成名并獲獎無數的史依弘從沒有躺在成功的溫床上停滯不前,而是一直大膽嘗試著各種探索和創新。對于“直播”這種早就流行于網絡的傳播形式,史依弘最開始是猶豫的,一度擔心直播的效果是否理想。但是疫情發生后,所有線下演出都被按下了暫停鍵,史依弘也只能宅在家中,兩個月沒見到觀眾。而這段時間,也讓她看到很多世界名團和藝術家都在網上做直播,鼓勵大家宅在家中欣賞藝術;再加上很多戲迷紛紛給她留言,表示想要聽她的戲,因此她也萌生了用直播的形式和她心心惦念的觀眾見面的想法。

3月21日晚上8點,史依弘在家中做了第一次抖音直播。剛一進入網絡直播間時,她有點蒙。因為她看到自己被戴上了“眼鏡”“耳環”,還有各種“鮮花”紛紛涌來——這都是粉絲們給她送的禮物。平時在舞臺上唱、念、做、打全都應對自如的史依弘,首次以這樣的形式面對網友有些不知所措,但也滿懷著新鮮好奇的心情:“開始有點緊張,忐忑不安,因為直播看不到觀眾,只能自己看自己,太奇怪了。”她問大家:“你們都來自哪里?”“湖北、河南、安徽、山東、新疆、海南、天津、澳大利亞……”粉絲們回答的文字,在屏幕上排成了長長的隊列。

當天的直播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史依弘除了給戲迷朋友們清唱了梅派《貴妃醉酒》《太真外傳》、程派《春閨夢》等經典唱段,還和大家分享自己最近讀的書、看的電影。除此以外,她每天練功、插花,學習日語和英語,享受難得的休整時光:“這幾年我一直在排戲、演戲,和時間賽跑,忙起來連臺詞都來不及背,現在挺好,晚上睡得早,早上四五點醒來,天蒙蒙亮,鳥叫了,車輛聲越來越響。路上有綠色的樹、紅色的花,生活特別美。以前我滿腦子都是戲,從未關注到這些美好。”

史依弘隔著屏幕收獲到了無數點贊與掌聲,也讓她真切感受到了年輕人對國粹的熱愛和對她的喜愛,這種互相陪伴和交流讓她特別感動,心里暖暖的。

第一次個人直播成功之后,3月26日,史依弘又參加了上海京劇院舉辦的線上演唱會,傾情演唱了《白蛇傳》經典唱段,和京劇界同仁共同致敬抗疫戰士。抖音、B站等五大平臺同時直播,雖然沒有現場的掌聲,但彈幕刷屏,網上喝彩此起彼伏,熱烈激情的氣氛,和劇場相比另有一番情致。

第二次直播搬到劇場

第一次直播之后,很多人都在追著邀請史依弘做更多的直播,但一向講究專業性的史依弘卻不愿把這種形式流于隨意,因此決定把第二次直播搬到依弘劇場,直播《太真外傳》坐唱排練,讓觀眾看到演員幕后如何訓練唱段,與樂隊如何磨合唱腔。

不過史依弘坦言,4月17日的第二次直播前,她失眠了,“一晚上沒睡好,擔憂燈光、麥克風,操心三個直播手機怎么架,很緊張。這是我第一次嘗試抖音、B站、微博三個平臺一起直播,是個新挑戰!”史依弘的團隊也非常敬業給力,提前五小時就來到依弘劇場安裝調試設備;樂隊更是已經準備和排練了半個多月,當天早早就來到劇場。

相比起第一次個人直播,史依弘有了更多經驗,她一邊唱,一邊跟觀眾朋友互動,有時講述劇情、導賞唱段,有時介紹合作伙伴,狀態越來輕松熟練。直播結束后,大家仍然意猶未盡。“網絡直播讓大家能立刻看到你,這是劇場做不到的。”史依弘覺得,直播創造了快速自我宣傳的方式,讓每個人都可能成為明星,“也讓不了解京劇的人,路過直播間可以進來看看,也許就會從而開始關注京劇,這樣能迅速影響到很多人。”

除了直播,史依弘還陸續將《四郎探母》《鳳還巢》《金玉奴》《春閨夢》《鎖麟囊》《貴妃醉酒》等一系列她的珍貴演出視頻上傳網絡,供戲迷朋友們觀看。

勤奮的史依弘依舊天天練功,每周堅持與樂隊坐唱。據悉,史依弘將亮相5月2日上海大劇院舉辦的“有光,就有戲”演出,演繹梅派代表曲目《貴妃醉酒》和《大唐貴妃》中的經典唱段“梨花頌”。

作者:王潤 責任編輯:朱皓
一首歌怎样赚钱 5020福建体彩22选5 黑龙江体彩11选五查询结果 谁玩pc蛋蛋赌博赢了 北京快中彩开奖 彩票app官方 股票配资平台推广 江西11选5直选走势图 老奇人精选16码期期中 河南481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