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南京新聞 > 文體 > 正文

《南京氣候志》承載著一位百歲老人的璀璨青春

2020-04-30 09:37圖文來源: 金陵晚報

如果不是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在即將到來的5月,南京信息工程大學(原南京氣象學院)在建校60周年之際將有一系列慶?;顒?,包括為該校老教授歐陽海過百歲生日。隨著南京地方史長卷《金陵全書》的陸續問世,這位百歲老人再次進入大眾視線。歐陽海長期從事氣候與農業氣象教學及科研工作,她和盧鋈合編的《南京氣候志》被收入《金陵全書》。作為我國第一部以“氣候志”冠名的著作,《南京氣候志》的刊發最早可以追溯到民國三十六年(1947)。出生于1921年的歐陽海不僅是《金陵全書》這套書最年輕的作者,也是這套書唯一健在的作者。

重逢時隔70多年的文字

大型地方文獻叢書《金陵全書》,被譽為南京版《四庫全書》,是南京對南京文獻首次系統編纂整理出版的重點文化工程。截至目前,該叢書已經出版了超過計劃出版總冊數量的一半,被國家、省、市領導機關、部門和高校近百家圖書館,相關專家、學者、區縣部門等廣泛收藏。

《金陵全書》分甲、乙、丙三編,其中甲編是方志類,包含南京歷代府志、縣志、專志;乙編是南京歷代方志以外的史料;丙編是南京珍貴的歷史檔案。盧鋈和歐陽海合編的《南京氣候志》則屬《金陵全書》甲編。歐陽?,F居住在南京鼓樓一帶,出生于1921年的她不僅是《金陵全書》這套書最年輕的作者,也是這套書唯一健在的作者。作為《金陵全書》專家組的一員,給歐陽海送樣書的南京博物院研究員王明發和她有過一面之緣。在王明發的印象中,老人家十分令人尊敬,不但言行謙和,頭腦也非常敏捷。重讀自己當年寫下的文字,老人家是百感交集,因為,這是她時隔70多年,第一次知道自己這篇文章的下落。

論文背后的一段師生緣

據歐陽海的大女兒馮南華介紹,《南京氣候志》寫于1946年,其時,25歲的歐陽海大學畢業工作已是第三個年頭,正在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中央氣象局”測政處工作。一天,時任“中央氣象總臺”臺長的盧鋈找到她,要她把南京歷年的氣象資料進行系統整理統計,列表,作圖,并作初步分析。“母親年輕氣盛,接受這項任務時,工作還不滿三年,能夠獲得如此重任,心中不免有些沾沾自喜。”

據了解,歐陽海在浙江大學史地系讀書時,盧鋈就是該系副教授??箲饡r期,浙大遷至貴州遵義、湄潭等地,由于是在遵義度過大學時代,歐陽海的畢業論文題即為《遵義氣候》。作為其畢業論文的指導老師,盧鋈給了91分的高分。

對于昔日老師布置的任務,歐陽海是全力以赴,并且很快就將寫好的文章交給了他。在文章中,她描述了南京的地理環境,根據南京歷年所測氣壓、風、氣溫、濕度、云量,以及日照、降水等數據,作了初步分析,并附有16頁數據表格。對于文章的去向,歐陽海也沒有再關注,在她看來,這就是學生完成老師交代的一份作業而已。由于各種原因,在后來的歲月中,盧鋈也一直沒有跟歐陽海再提《南京氣候志》這篇論文。馮南華表示:“那個年代,雜志上發表一篇文章,很平常,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70多年后,再次看到這篇文章,憑借記憶和感覺,歐陽海認為,她的老師盧鋈不但對文章作了補充和修改,還進行了重新的組織,以及大量文字上的修飾與潤色,充分體現出了這位中國氣象事業開路先鋒卓越的專業知識和優美文筆。

百歲老人的“南京”印跡

新中國成立后,歐陽海的工作歷經數次南北轉戰。1961年,歐陽海從任職的北京中央氣象局調至南京氣象學院,即后來的南京信息工程大學,參加籌建該校農業氣象系,并一直從事農業氣候與農業氣象的教學科研工作。南京見證了這位老人扎實而輝煌的學術生涯,據了解,新中國成立初期,為配合國家軍事與經濟建設,歐陽海做了廣泛的氣候服務工作,并為系統整編《中國氣溫》《中國降水量》 及編繪《中國氣候圖集》等奠定了基礎;她不但制定出我國第一部農業氣象情報電碼,還編制出版了我國第一部深受農業工作者歡迎的《農業氣象服務手冊》;她的《南京氣候志》也隨同《金陵全書》一起傳承金陵文脈、弘揚南京歷史文化。

為《南京氣候志》撰寫提要的王明發在提要中寫道:“《南京氣候志》是南京,也是我國第一部以‘氣候志’冠名的著作。該書以專家的眼光、流暢的文筆、翔實的資料,較早而又全面地反映了南京一地的氣候狀況,開我國城市氣候志著述的先河,在南京的科技著述中有一定的地位。”另據王明發介紹,《南京氣候志》最早刊于民國三十六年十二月南京市通志館所印行的《南京文獻》第十二號。1991年,上海書店、南京古籍書店對《南京文獻》進行了再版,《南京氣候志》就收入其中。

除了學術,南京同時也記載了歐陽海近百年的生活軌跡,并留下了深刻烙印,她與這座城市同呼吸共命運,早已融為一體。歐陽海后來在南京氣象學院一直工作至退休,她和該校最早三個系科之一——農業氣象系的創始人馮秀藻育有一男三女,四個子女現分別居于南京、上海、英國和加拿大。歐陽海的兒子馮寧華告訴記者,南京信息工程大學建校60周年之際,另有為父親馮秀藻銅像揭幕儀式,但也因疫情延期了。

作者:王峰 責任編輯:巢宸舒
一首歌怎样赚钱 股票论坛导航 陕西体彩11选5电子图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前十名 今天的河北快三走势图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481走势图最近200期 7位数预测乐乐 上市公司股票分析论 股票指数有什么作用 基准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