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南京新聞 > 民生 > 正文

17年前,我們拍下你在世界最后的樣子!

2020-01-04 11:01圖文來源:南京日報微信

它們沒能來到21世紀20年代。 2020年伊始,“長江白鱘的挽歌”觸痛無數網友——長江白鱘,這種一億五千萬年前中生代白堊紀就生活在長江、被稱為中國淡水魚之王的魚類,在2019年年末被宣布滅絕。

它們沒能來到21世紀20年代。 

2020年伊始,“長江白鱘的挽歌”觸痛無數網友——長江白鱘,這種一億五千萬年前中生代白堊紀就生活在長江、被稱為中國淡水魚之王的魚類,在2019年年末被宣布滅絕。

據媒體報道,世界上最后一次出現長江白鱘活體,是2002年12月在南京長江下關段,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首席科學家、研究員危起偉博士以及相關部門專家,和南京幾位漁民一道展開了一場白鱘的生命大營救。

當時,《南京日報》對這段救援過程進行了全程跟蹤報道。昨天,采訪親歷救援經過的當事記者,揭開這段塵封17年的往事,重現驚心動魄的35小時,多張獨家照片首次披露。

1

今日南京日報A8版

3米長白鱘誤闖入漁網

南京報業傳媒集團融媒體中心視覺新聞部主任姚強是當年白鱘救援中最早到達現場的媒體記者,他用相機記錄下長江白鱘在這個世界上最后的身影。

時間退回到2002年12月11日,那天太陽很好,沒什么風。下午2時許,南京漁民孫永來的小漁船正在南京潛洲以北的江面等待漁獲。突然,他的漁網里鉆進了一個大家伙,他壯著膽子將小船劃近,船被水下的這個大家伙牽扯得劇烈晃動,只見江水中,一個鼻子長長的大魚正不停翻滾,試圖掙脫漁網,但魚尾已被牢牢網住。

2

2002年12月11日夜11點半,工作人員正在為白鱘包扎傷口。

“我到達現場時,幾位發現白鱘的漁民已經將漁船停在下關漁政碼頭附近江面,這條白鱘還在漁網中間,個頭很大,灰白色,有3米多長。”姚強回憶,是熱心讀者撥打南京日報新聞熱線報料的,他到達江邊時,那里已經聚集了上千名圍觀者。時隔17年,姚強回憶這件事時最深的印象是感動——孫永來是江上的老漁民,他第一時間就認出了誤闖漁網的大魚是白鱘!它長長的吻和頭部下面已經受傷,孫永來和同伴的第一反應是,趕緊向漁政部門報告,保護好這頭珍稀的大白鱘。按照指示,孫永來駕駛漁船緩慢地拖著白鱘返回漁政碼頭,1500米的水程開了1個多小時,在碼頭,他們停船等待專業人員的救援。

3

2002年12月12日凌晨1時許,漁民與工作人員將受傷的白鱘放入簡易網中等待救援。

水里岸上展開接力救援

彼時,接到南京通知的危起偉正千里疾馳,從武漢趕往南京。 

冬天的夜晚來得特別早,下午5點多,天已經全黑了,江面上寒風刺骨,孫永來和同伴裹著棉大衣還守在漁船上。姚強回憶,入夜后,白鱘的活力明顯不如白天,它身上的傷口滲血,肚皮朝上漂在水面上。見此情形,孫永來急得不行,他把手伸進冰涼的江水,小心翼翼地用一件衣服裹住白鱘劍狀的吻上的傷口。 

“夜里快12點的時候,危起偉和同事驅車趕到現場,立即對受傷的白鱘展開搶救。”姚強說,危起偉和同事給白鱘注射了抗炎和補充營養的針劑,并給它的身體涂抹保持濕潤的藥膏。

4

2002年12月12日凌晨5時許,科研人員正在為白鱘注射營養液。

那是一個不眠之夜,12日天亮時,姚強和危起偉等專家仍然守候在現場。經過急救,白鱘的狀態仍沒有好轉,它巨大的身體漂在水面一動不動,圓睜的眼睛無神又無助。 

12日下午,從湖北調過來的一輛臨時改成“救護車”的大貨車終于趕到漁政碼頭。危起偉和同事跳進冰涼的江水,在漁民們的幫助下,把白鱘轉移到帆布制作的“擔架”上,用吊機轉運到大貨車的車廂里。車廂變成了臨時的手術室,現場的醫生給白鱘的傷口進行了緊急縫合。也許是感受到了周圍人們的善意,巨大的白鱘并沒有反抗,傷口縫合過程非常順利。

5

2002年12月12日下午1點半,受傷的白鱘即將轉運至昆山中華鱘東方養殖研究基地。

6

2002年12月12日下午1時半,南京漁業部門與武漢長江水產研究所的專家,通過特制的帆布擔架將白鱘吊起安置在特大水箱內。

7

2002年12月12日下午搶救現場,長江下關段發現中華白鱘的消息吸引了周圍群眾的關注。

8

2002年12月12日下午2時許,搶救人員在對白鱘受傷的傷口進行縫針處理。

9

2002年12月12日下午3時許,白鱘吻部的傷口已被縫合好并涂抹藥膏。

獲救近一個月后白鱘遺憾離世

13日凌晨,姚強隨護送白鱘的車隊抵達位于昆山的中華鱘東方養殖研究基地。經危起偉等專家進一步檢查,認為這頭長江白鱘偏向于雌性,身長達3.3米,已經成年。

10

2002年12月13日凌晨1時許,在蘇州昆山中華鱘東方養殖研究基地,工作人員將受傷的白鱘放入專業池中進行養護。

11

2002年12月13日凌晨1時許,白鱘被放入昆山中華鱘東方養殖研究基地池中接受養護。

姚強說,當時白鱘被放進一個巨大的養殖池,參與救助的人們都圍在旁邊不愿離去,默默為白鱘祈禱。凌晨1時左右,在救助人員的幫助下,一直肚皮朝上的白鱘終于翻了個身,這時,她昂起頭,向周圍的人們抬起特有的吻,搖著尾巴在池子里游動起來。“人群里立即爆發出了歡呼聲,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至此,從南京漁民發現她,到展開生死大營救,已過去了35個小時。

遺憾的是,幸運并未一直伴隨這頭獲救的白鱘。2003年1月9日凌晨,她還是因為心力衰竭搶救無效死去。離開前,虛弱的白鱘用最后的力氣游到水池邊,拿頭輕輕地撞擊岸邊,似乎在用這種方式跟近一個月來救助她的人們告別……

今天,“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已成為長江經濟帶建設發展的首要原則。

2020年,我們送別長江白鱘,為了明天不再送別和她曾一起生活在長江的魚類。比如江豚,這種和白鱘一樣有著漫長生命史的生靈,正被呵護,在南京,江豚保護區已經劃定,經專業監測,南京長江段江豚數量正在逐步增加,南京也成為長江上唯一一個能在主城區觀測到江豚的城市。

內容來源:南報融媒體記者 江瑜 姚強

圖片來源:南報融媒體記者 姚強 馮芃

內容編輯:南報融媒體中心編輯  王燦

責任編輯:吳麗莉

周刊

《新100條》包含政務服務便捷高效、商務環境創新優化、市場監管規范有序、司法保障公平公正、社會環境整體提升、推進機制持續強化等六個方面,共100條政策舉措。其中,有7條政策措施屬于全國首創,有47條政策措施處于全國先進水平,兩類措施占比達到54%。[詳細]
一首歌怎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