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國內 > 正文

“中國淡水魚之王”長江白鱘滅絕 我走了,永別

2020-01-03 16:09圖文來源:中新社微信公眾號

“中國淡水魚之王”長江白鱘滅絕 2003年后再沒被發現

我是長江白鱘,我走了,永別……

曾經

我在這片寬廣的水域里暢游

清冽的江水輕撫我的身軀

曾經

我與伙伴在江水中盡情嬉鬧

享受無憂無慮的童年

曾經

我無數次聽到新年的鐘聲

耳畔盡是人們辭舊迎新的歡聲笑語

我無比熱愛我所生活的長江,熱愛這個地球,但在迎接2020年的新年煙火里,我向熟悉的長江家園、向這個藍色的星球作了最后揮別。

你,愿意聽聽我的故事嗎?

我,是曾經生活在長江里的一條白鱘。我們頭頂“中國淡水魚之王”的光環,體型健碩,成年后可長達七八米,壽命約30年,游速迅疾,所以也被稱為“水中老虎”。主要攝食魚類和蝦類。

我們是古魚后裔,與恐龍同期,是距今一億五千萬年的中生代白堊紀殘存下來的極少數古代魚類之一。經歷漫長的地質歷史和劇烈環境變化,我們成為了中國特產稀有珍貴動物。

在古代,我們被稱為“鮪”(音同“尾”)。文字記載可以追溯到周朝的《禮記》,當時稱之為有“季春薦鮪于寢廟” 及“ 春獻王鮪”的儀式。

你一定很好奇我們的樣貌吧?

明代李時珍在《本草綱目 鱗四 鱘魚》中這樣形容我們:“﹝鮪﹞其狀如鱣,而背上無甲,其色青碧,腹下色白。其鼻長與身等,口在頷下,食而不飲。頰下有青斑紋,如梅花狀。尾岐如柄。”

十多年來,漁民和科學家們一直在搜尋我們的身影。2003年大年初一,中國水產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的科學家曾救助了我的一個同伴,從那以后,再也沒有人發現我們。

有專家們在論文中預測,2005—2010年時,我們長江白鱘已滅絕。

大家可能會問,如何判斷物種滅絕呢?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研究員危起偉介紹,從傳統方法,物種沒有發現自然繁殖,又過了正常壽命期限,也沒有發現任何個體,可以宣布滅絕。在國際上,世界自然保護聯盟采取模型,根據觀察頻率和時間分布進行判斷,適用于很多動物,尤其是魚類。

也許大家還會問,我們是否可以人工繁殖呢?

危起偉表示,保護魚類物種最有效方法是繁殖,把種先保護下來,等自然條件合適以后再放回去,但是白鱘沒有機會。

他介紹,中國在20世紀90年代初發現白鱘幼魚,此后再無發現幼魚。1993年以前,基本上每隔一兩年都會有誤捕記錄,后面發現越來越少,基本上8年、10年發現一次。當時,受科研技術及條件限制,沒有掌握人工繁殖、飼養技術;1993年以后,技術成熟了,可以養活的時候,已經收集不到樣本了。

這是一個讓人感到遺憾的消息,但你知道嗎?和我一起生活在長江的還有中華鱘、長江鱘等小伙伴,它們仍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評估為“極危”等級。為了挽救這些小伙伴,2017年和2018年,《中華鱘拯救行動計劃》和《長江鱘拯救行動計劃》已經陸續啟動。

最近,還有一個好消息,長江十年禁漁計劃也開始實施了。2020年1月1日起,長江流域的重點水域將分類分階段實行漁業禁捕,長江流域捕撈漁民按照國家和所在地相關政策開展退捕轉產。

這將是長江史上最大規模休養生息。不僅意味著對長江魚群的保護,也是對魚類基因庫的保護。

危起偉認為,一個物種種群維護不僅要有后備數量、還要有繁殖場以及充足的食物提供,長江休漁對中華鱘、長江鱘的保護意義重大。

雖然我要和你們遺憾告別了,但我希望,我的小伙伴們帶著我的祝福繼續棲息在美麗的家園。我相信,在人類的保護下,長江會越來越美,越來越清澈。

再見了!我曾深愛的地球家園……

作者:梁婷 武一力 馬芙蓉 張芹責任編輯:劉陽

周刊

《新100條》包含政務服務便捷高效、商務環境創新優化、市場監管規范有序、司法保障公平公正、社會環境整體提升、推進機制持續強化等六個方面,共100條政策舉措。其中,有7條政策措施屬于全國首創,有47條政策措施處于全國先進水平,兩類措施占比達到54%。[詳細]
一首歌怎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