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運手機殼”不是迷信而是青年人的自我安慰

2020-01-03 14:02圖文來源:紅網

“當代青年轉運都靠手機殼”的話題在新浪微博上,獲得了超過一百萬的熱度,這一話題真實地反映了當代青年的生活焦慮和精神現狀。當代青年依托“手機殼”進行轉運,是封建迷信的卷土重來嗎?我認為這不是一種思想倒退,而是當代青年面對壓力時一種自我調節和自我安慰的手段。

當代青年在面對體重增加、戀愛困難、學業不順、事業受挫、經濟壓力大的問題時,會傾向于選擇購買一些比較吉利的手機殼來給自己“轉運”,手機殼上亮眼的大字“暴富”“順遂”等對于處于“水逆”階段的人而言是一種信心和安慰。有人上綱上線說這是青年人不切實際的虛假幻想的體現,我不以為然。所謂迷信,是指人們相信實際上不存在的事物并盲目地信仰崇拜,而現代人并沒有全身心地將希望寄托于手機殼上,只是由此進行自我嘲解,并沒有違背科學的原則,這二者有著本質的區別。

關于“轉運手機殼”是否真的能轉運,使用者心里其實有自己理智的判斷。但是明知道靠手機殼是無法達成“轉運”的目的,青年人為什么還熱衷于購買“轉運手機殼”呢?這是因為通過這樣一個好的彩頭,青年人得以寄托自己的美好愿望,疏解自己生活不順的壓力,給自己一份信心和鼓勵。

首先,轉運手機殼給人的“自我實現預言”一份激勵。和之前大熱的“轉發錦鯉”“星座運勢”行為類似,人們把對于自己的期待賦予手機殼之中,手機殼扮演了“期待效應”的作用物,因為有了手機殼的加持,人們更愿意積極地去處理相關事宜,進而更容易達到所期待的結果。

其次,手機殼的選擇符合了人們對于慣性力量的要求。慣性理論來源于法國的象征主義,最早應用于文學范疇,后被尼采和弗洛伊德引入到心理領域。象征主義信仰的是理想的彼岸,因為對于自己的理想有了熱烈的期盼,才更有可能信任自己的選擇并且獲得效果。而慣性選擇則細化了選擇的對象,根據人們所需的實際情況,手機殼分別給人提供“暴富”“暴瘦”“戀愛御守”的選項,在愿望細分的情況下,個人的焦慮被更準確地針對,更能起到緩解個人心理壓力的作用。

雖然“轉運手機殼”并不能帶來虛幻的力量幫助人們走出生活困境,但是卻給了當代青年聊以自慰的解壓方式,給了他們一份期待自我的信心和鼓勵。盲目迷信,寄托非自然力量是無稽之談;自我嘲解,給予自己生活的小信心未嘗不可。

文/李欣儀(山東大學)

作者:李欣儀 責任編輯:劉陽
0人參與
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

    周刊

    《新100條》包含政務服務便捷高效、商務環境創新優化、市場監管規范有序、司法保障公平公正、社會環境整體提升、推進機制持續強化等六個方面,共100條政策舉措。其中,有7條政策措施屬于全國首創,有47條政策措施處于全國先進水平,兩類措施占比達到54%。[詳細]
    一首歌怎样赚钱